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三章 意外发现

作品:猎谍|作者:锋利的柴刀|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8-14 17:06:12|下载:猎谍TXT下载
  蹲坐在灌木后面确认周围没有危险,慢慢起身站起来的唐城,这才收起刀枪,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自制的那个小飞爪,然后只一下就将飞爪送上了屋檐。包裹着自行车内胎胶皮的飞爪落在屋檐上,只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而下一秒,唐城就顺着飞爪下的细绳,快速攀爬上了屋顶。收起飞爪和细绳,一身黑衣的唐城在夜色的掩护之下,犹如幽灵一般趴伏在屋顶,居高临下看着孙成住所里的点点灯光。

  孙成住所的后院里同样有灯光透出,按照情报处的资料显示,孙成住所的后院里,住着孙成和他新娶的一个女人,此外就是日常伺候他的几个女性下人,宅子里的其他男性平时不会出现在后院。唐城踩着屋檐,如同一只被夜色掩护下的狸猫,只是几个起落,便已经从他之前的攀爬之处,移动到了另一处厢房的屋顶上。

  子夜时分,孙成居住的后院为什么还亮着灯?守在主屋外面的那两个护院又是怎么回事?趴伏在厢房屋顶上的唐城向前移动出一截之后,便已经能看到后院里的情况,那两个不时走动的护院,让唐城无法再向前移动位置。该死的,唐城暗自在心中骂了一句,没有办法的他只得选择了耐心等候。

  入夜之后的气温下降到很快,没多大会的功夫,趴伏在屋顶的唐城便感觉自己浑身僵硬,无奈之下的他只得暗自屈伸手指和脚趾,否则一会如果有机会移动位置的时候,自己可能会因为手脚僵硬而失去机会。老天爷这次并没有垂青唐城,似乎也没有听到唐城在心中的暗自祈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院里的两个护院都已经更换过一波的,可唐城还是没有找到移动位置的机会。

  唐城又咬着牙坚持了半个小时,眼见着后院的护院开始第三轮更换,终于无法坚持下去的唐城打算原路返回。可就在唐城将要猫腰向后移动的时候,一个意外情况突然出现,后院那个一直亮着灯的房间终于有了动静,房间的窗户被从里面推开,孙成的面孔出现在窗口,两个护院中的一人马上站到窗前,听房间里的孙成低声交代几句便转身离开后院。

  眼巴巴的看着房间里的孙成关上了窗户,犹自愣神的唐城突然意识到,此刻后院里只剩下了一个护院。这似乎是个机会!唐城心中窃喜,随即再次发动轻身技能,朝着自己的左侧扬手掷出一粒小石子的同时,发动了轻身技能的唐城立刻顺着屋脊朝着自己的右侧快速移动过去。唐城投掷出去的小石子,是他随身带来的,被故意磨成不规则形状的小石子,被投掷出去之后,会在空气中发出类似夜鸟飞过的声响。

  唐城向左投掷出小石子,自己却往右侧移动,用意便是想要趁着后院里的那名护院,被左侧声响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向右快速移动到另一排屋顶上去。果然,后院里的那个护院被唐城投掷出去的小石子吸引住了注意,十冬腊月里为什么还会有夜鸟出现,一头雾水的护院却没有看到身后的屋顶上正快速奔过一条身影。

  发动轻身技能的唐城奔行的屋顶上,一丁点声响都没有发出,等那个回过神来的护院抬头扫视四周的时候,唐城也已经移动到了后院的厢房屋顶上。借助屋脊的掩护,唐城轻手轻脚的顺着屋顶继续向前移动,十几息之后,唐城终于移动到了后院主屋的屋顶之上。孙成所在的房间应该就在脚下,壁虎一样手脚着地的唐城停住动作,侧耳听着屋顶瓦片下的声响。

  没多会功夫,唐城便确认了孙成所在房间的准确位置,试着挪动身下的瓦片,唐城很快便从瓦片下的缝隙中,听到房间里孙成跟人的交谈声。怪不得这个点了还没睡,敢情是约了人在这里说事呢!唐城身下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只有两个人,唐城判断其中一个是孙成,而另一个就是孙成今夜秘密会见之人,唐城听到孙成称呼对方为王老板。

  先前离开后院的护院这时也去而复还,回来时手里还端着一个木制托盘,托盘中摆着三盘菜和一壶酒。酒菜的味道,从瓦片下的缝隙慢慢透上来,唐城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可这会不是嘴馋的时候,唐城集中精神听着下面房间里孙成两人的交谈。唐城原本以为和孙成密会的这位王老板是个有来头的人物,可他仔细听了一阵孙成两人的交谈,。这才知晓这个王老板敢情就是个走私烟土的烟土贩子。

  这个王老板常年做烟土生意,但他倒腾烟土地方并不在南京,而是在徐州一带。他这次来孙成这里,是为了上个月被缉私处扣下的那批云南烟土,他听说孙成跟缉私处的那位姜处长私交甚好,所以便托人介绍找上门来向孙成求助。孙成在南京城里混的如鱼得水,结交的尽是些有身份的达官贵人,哪里会看得起王老板这样的土鳖,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王老板手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哪里会对这个土鳖如此和颜悦色。

  为了拉近自己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看重对方,孙成才会今夜约了王老板来自己的住所会面。屋顶上的唐城没有听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自然是有些失望,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缉私处存放扣押品的仓库位置,唐城就从孙成两人的交谈中获悉。直到有些酒意上头的孙成说缉私处的仓库里还存放着一批西药的时候,屋顶上的唐城,这才终于来了精神。

  唐城之前就向张江和建议带些药品去重庆,以后的法币会越发的贬值,唐城手里还有不少这种很快就快变成废纸的钞票。如果能找到路子,将手上的法币兑换城药品,或许是一条止损的好路数。只是张江和并不认同唐城的建议,再说南京城里的药店里,一般都有中统的密探,因为中统要阻止这些被私人购买的药品最终流入西北。

  可孙成这会说的药品,并不在被中统监视的药店和医院里,而是在缉私处的仓库里,而且孙成正在打这些被扣药品的主意。或许自己可以趁机劫下这批药品!趴伏在屋顶上的唐城暗自思量起来,只是他暗自思索片刻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似乎行不通,毕竟他只是独自一个人,根本不可劫下这批药品。

  想法被否决之后,唐城心中却像是长了草一样,时不时的就会想到孙成所说的那批药品。“下雪了!”房间里孙成两人的会面还没有结束,天空中就已经飘起了雪花,而这却更加坚定了唐城今夜实施行动的决定。纷纷而落的雪花,在今夜还能给唐城起到一些掩护作用,若唐城换到明天实施行动,只是在雪地里留下的脚印,就会令唐城暴露行踪而前功尽弃。

  唐城随即咬牙坚持着,对他而言,似乎下雪之后的气温要稍稍回升了一些。除了刚才那条缉私处仓库里有药品的讯息之外,孙成两人的交谈便没有了其他有用的讯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雪花越下越大,孙成两人的会面这才算是告一段落。屋顶上苦苦支撑的唐城随即打起精神,趁着孙成送那王老板离开之际,便马上从屋顶上下来躲进了刚才孙成两人待过的那个房间里。

  孙成刚才招呼王老板的房间,很明显是他的书房,唐城进来的时候,看到桌上的酒菜残迹还没有收拾,而房间两面墙的书架上,摆满了厚薄不一的书籍。唐城好奇,便伸手取下一本,谁知道打开来一看,唐城这才发现,这本书的前几页都还是粘连在一起的。敢情这些书籍都是被孙成拿来装样子的,唐城打开的这本书根本就还是崭新的,根本都没有翻开过。

  唐城摇头发笑,耳听的门外有声响传来,便将手中的书籍放回到书架上,然后一个旋身,猫腰钻进了早就看好的条桌下面。唐城这边才调正好呼吸,书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的人一共两人,虽然这两人还没有说话,唐城却知道进来的两人中有一个是女人,因为他已经闻到了香水的味道。

  “枝子小姐,我已经按照您交代的,答应帮助那姓王的。不过我刚才看那姓王的反应,似乎并不知道那件东西,上面传来的情报是不是弄错了啊?”此刻出现的这个声音,唐城很是熟悉,应该就是那个叫孙成的。不过孙成这番话的内容,尤其是枝子小姐这个称呼,更是令躲在长条桌下的唐城暗自皱起眉头。

  唐城闻到的香水味,明显并不适合上了年纪的女性,如果这个女人是个年轻女子,又被孙成如此恭顺的对待,那么这个叫枝子的年轻女人可就不是一般人了。而且枝子小姐这个称呼,马上就让唐城想到了日本人,而且孙成刚才的话中也出现了情报二字,似乎也更加印证了唐城的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