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9章 玄奘:其实贫僧能解释的

作品:西游之取经算我输|作者:银鱼鸡蛋|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4 17:00:39|下载:西游之取经算我输TXT下载
  李恪感觉现在有点慌。

  浑身上下汗毛根根竖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那种慌。

  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对面那个拿刀的女人越靠近越是浓郁。

  “谢...谢小姐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啊?”

  李恪陪笑道。

  最近这段时间李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自己这皇子做的是越来越没格调了。

  遥想当年。

  自己率领禁军在长安城附近扫荡,那些游荡过来的妖魔鬼怪哪一个听到自己的名字不是吓得掉头就跑?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英姿飒爽!

  现在呢?

  那个秃子每天欺负自己就算了。

  面前这个看起来肥头大耳的也不搭理自己,自己好歹一皇子,丫的不让他去里面,他还非要进去。

  最主要的是,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沦落到,看到一个弱质女流也有点慌的程度了?

  李恪沉思——

  似乎从遇到玄奘那秃子之后自己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想起来满满的都是泪啊!

  最坑爹的世界。

  就算是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变化,但是李恪压根就克服不了。

  对面这个女人靠近的时候,李恪还是有一种浑身发毛,如同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的感觉。

  “玄奘在哪里?”

  声音低沉,只是听到对方的话李恪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瞬间也变得振重了许多。

  杀气,特别浓郁的杀气。

  自己也算是上过战场的,对于杀气的感知叶是相当敏锐的。

  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感受到谢雨的恐怖。

  那种杀气,就算是久经战场的老兵叶是根本不可能有的,除了曾经远远看到的古战场的那几位英魂之外,再无人比之杀气更强。

  李恪眯起双眼,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

  “谢雨小姐似乎一直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

  虽然慌的一批,但自己是大唐的王爷,当今的皇子,某种意义上代表的是国家的脸面。

  若只是朋友之间的话,自然是嬉笑怒骂不做掩饰。

  但若是将其他人的话——

  那自己还是那个王爷,还是那个皇子!

  “哇哇哇,这位小姐姐可不简单啊,虽然妹子得天独厚,但我老猪琢磨着你也不像是每天晚上都要吞掉数亿生灵的人啊!”

  猪刚鬣靠到李恪身边一本正经的说着。

  李恪看了一眼猪刚鬣,猪刚鬣回了一眼。

  两人瞬间将目光错开。

  确认过眼神,都是骚的没边的人。

  “抓住她,抓住她,敢闯我们这儿!”

  门外传来一阵骚乱声,随即一堆家丁打扮的人冲了进来,看到谢雨顿时冲上去准备动手。

  “都给我住手,他是本王的朋友!”

  李恪的话让原本准备动手的打手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敢动手。

  “还不给本王滚!”

  “下去吧。”

  随着一名浓妆淡抹中年女人的一句话,打手们顿时灰溜溜的离开了。

  随即周围的人也不由得看起了热闹。

  不管是什么朝代,什么地方,看热闹是人的天性,更不要说这里的瓜比平时看的可刺激多了。

  场中的主角之一可是自称本王的。

  这年头,这个称呼可不是一般人能用也不是一般人敢用的。

  长安城这鬼地方,随便扔块砖说不定都能砸到一些达官贵人,此刻甚至已经有人认出了李恪。

  “玄奘在哪里?”

  再度开口,下一刻谢雨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径直向着李恪身后走去

  “哎哎哎,这里不能——”

  “咻~”

  “撕拉~”

  破空声,伴随着衣服被斩裂的声音,李恪灵巧的避了开来随即一脸懵逼的看向谢雨。

  李恪能感觉到——

  刚刚那一瞬间,如果自己躲避的动作慢一慢的话,对方真的有可能一刀砍了自己。

  就算是死不了,至少也是让自己受伤不轻。

  ”哒~“

  “哒~”

  脚步声不断地向着里屋走去,蓦然间谢雨的脚步一顿目光则是紧紧的向着走道看过去。

  那里,一个和尚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

  “贫僧多谢七位女施主的款待了。”

  玄奘双手合十面色诚恳的说道。

  也不知道这顿饭是谁做的,那斋菜做的确实是不错。

  当然了,要是能安安静静让自己把饭吃了就好了。

  对面这七位妹子老是来骚扰自己。

  贫僧就想普通的吃个饭。

  搞得跟前世打和平精英刚枪时的感觉一样。

  全程压枪!

  贫僧心里苦啊!

  也得亏到了关键时刻,自己灵鸡一动。

  一边念着观音心经一边想着观世音菩萨的属性。

  心境瞬间就平复了下来。

  原本在自己眼前搔首弄姿的一众女子,尽数化作红粉骷髅。

  这种感觉就像是漫展的时候进了男厕所。

  你总不可能看着一群很好看,声音很嗲的小哥哥们擦枪走火吧。

  不可能,不存在的!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大师满意就好,大师那可说好了,下次可一定要来听我吹吹小曲,我的萧艺可是很厉害的哦~”黄儿眉目流转,嗲声嗲气的说道。

  “阿弥陀佛,贫僧倒是会弹一两首琵琶,到时候还望姑娘不吝赐教。”

  玄奘眼观鼻鼻观心正经的说道。

  “大师坏死了,奴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黄儿顿时掩面,满脸羞涩的向着身后退去,显然是害羞了。

  玄奘一脸懵逼。

  所以说贫僧说错了什么了吗?

  贫僧弹琵琶确实是有两分功底啊,实话实说怎么就走了?

  “呵呵,三妹害羞了,不过大师莫要忘了和小妹越好的一起研究诗词歌赋的承诺哦~”

  橙儿笑嘻嘻道。

  “自然,自然。”

  玄奘连忙点头应道。

  “其实...其实人家最喜欢大师你的那一句轻捻慢拢抹复挑——”

  说完面色羞红的退了回去。

  玄奘......

  所以说,贫僧说的是自己弹琵琶时的感觉,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真的都这么污的吗?

  说好的古人都很单纯的呢?

  为毛感觉你们一个个的竟然都这么污啊。

  又是客套了两句,玄奘抬头,心儿顿时一颤。

  “谢...谢雨?”

  糟了为什么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感觉?

  明明贫僧什么也没做,而且贫僧也是一只光荣的单身狗啊!

  “弹琵琶是吧?

  诗词歌赋是吧?”

  玄奘......

  其实,贫僧能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