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卷 玄天八部_第2393章八法归一

作品:神武天帝|作者:心梦无痕|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8 18:04:51|下载:神武天帝TXT下载
  战台上,两大女帝神光缭绕,万道膜拜,引起了无双神帝与不死神帝的高度关注。

  寂月云空优势明显,本身就是身经百战,如战神般的存在,在第一葬神山名头极大。

  红云神帝乃神域的神帝,曾名扬天下,风华无双,单就境界而言绝非寂月云空的对手,可有了轮回手镯后,情况就有了变化。

  陆宇的这件神器来历诡秘,曾在战魂大陆历史百万年孕育而成,至今都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红云神帝以轮回之力为引导,强行触发神器的禁忌神威,几乎是逆天而行,因此遭到了极强的反噬,付出了沉重代价。

  轮回手镯在放大,如永恒之光撑爆了整个天地,偌大的战台受到了威胁,寂静的虚空先是扩张,而后收缩,出现了前面崩塌。

  轮回手镯上,八枚玉珠引动了万法禁锢、无漏之杀、超念之速、核爆聚变、天荒之眼,心之恶念、秩序构架与无限恐怖八种邪帝王兽的异能,彼此交织融合,势如崩天,远远看去就好似八条光柱交汇一点,引发了万法坍塌。

  寂月云空长发飞扬,脑海中万念归一,引导万道神光缭绕在枪尖之上,璀璨之光淹没万物,欲与万道一争高下。

  寂空墨焰枪在极尽复苏,如同太古神尊在时光中闪亮,汇聚寂月云空毕生之力,人器合一,步入巅峰战斗状态。

  七彩之光笼罩在寂月云空身上,她的那一招寂寞成空堪称绝艳,汇聚万念于一枪,爆发出了最巅峰的状态。

  红云神帝七孔飙血,而寂月云空则英姿飒爽,两种极端的表现卓显出不同的风采,蕴含着绝世杀戮,在这儿一较高下。

  缭绕毁灭之光的神枪刺穿了天地,刺向红云神帝,却遭到了轮回手镯的碰撞。

  八种力量汇聚成光,沸腾了千古,磨灭了万道,在触碰的一刹那,动荡的天地都寂静了。

  寂空墨焰枪平稳沉重,此刻却骤然失衡,剧烈摇晃,枪尖上的神光在破灭、崩塌,引发了异啸,反噬之力顺着枪身逆转而上,腐朽了寂月云空的手臂,震碎了帝器内部的神纹链条。

  这是人器合一的较量,在契合度上,寂月云空更胜一筹,但在威力上却被轮回手镯碾压。

  八大邪帝王兽的超凡异能每一种都惊艳千古,结合起来更是可怕。

  哪怕红云神帝境界不够,难以持久,但只要一击便立分高下。

  寂月云空怒啸穹苍,体内帝劫印记在燃烧,试图逆转这种侵袭,抵挡住轮回手镯的侵袭,但结果却失败了。

  高大健美的神躯急速蹦碎,号称不朽的躯体遭遇了难以对抗的碾压,就连武魂都暗淡了。

  生死之际,千钧一发,寂月云空毅然松手,丢车保帅,不再死扛。

  红云神帝绝美无双的脸上露出了痛楚之色,她在努力坚持,驾驭轮回手镯碾压对手的进攻,蹦碎了帝器寂空墨焰枪,一举将寂月云空重创,取得了突破性的优势。

  下一刹那,战台崩塌,万道逆法,缭绕在红云神帝身上,形成了特殊场域,逼得重伤的寂月云空连连倒退,口中鲜血如花,眼中神光瞬间黯淡了。

  “陆宇的神器果然强大,你赢了。”

  寂月云空生性自傲,输了就是输了,从不会不认账。

  虽然红云神帝获胜的手段有些取巧,借助了外力,但寂月云空还是认了。

  红云神帝哼道:“同境界,你绝不是我对手。”

  寂月云空不置可否,收起破损的寂空墨焰枪,转身离开了。

  无双神帝眼神明亮,久久凝视,不曾移开目光。

  不死神帝挖苦道:“竟然输了,真是丢人啊。”

  无双神帝不理他,而是在思索陆宇的轮回手镯,心里在考虑派人去查一查这件神器的底细。

  同一时间,另一座战台上,云邑神帝与第五皇正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作为死对头,云邑神帝与第五皇相互之间颇为了解,但真正光明正大一战,这还是一次。

  “我听陆宇说过,当年在下界,你曾以姜望与仇天情的身份混淆视听,不知道如今的你是姜望还是仇天情呢?”

  一直以来,第五皇就不曾承认过自己的身份,哪怕冥荒族有诸多猜测,但那也仅仅只是猜测,从未证实过。

  “你觉得我会回答你吗?”

  第五皇自负才华,自认聪明狡猾,做事点滴不漏,不愿正面回答。

  “你这般谨慎,是因为胆小,还是因为害怕?

  又或者,你是不够自信,连自己是谁都不敢透露?

  这么多年来,你在第四葬神渊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

  为什么成帝比较晚,境界至今都远不如陆宇呢?”

  云邑神帝优雅从容,眉宇间英姿勃发,温婉中多了几分繁华,早已和当初不一样,变得更具魅力,更加美艳动人了。

  第五皇眼中怒气渐长,喝道:“胡说八道。

  你哪只眼看出我比陆宇差了?”

  “你要不是境界差,怎会如此害怕他?”

  云邑神帝眼神灼灼,仔细分析第五皇的境界层次。

  依照冥荒族掌握的线索,第五皇目前还处于初阶神帝的范畴,哪怕在神梦泉连升三级也未能突破这一限制。

  换言之,第五皇如今的境界在三十六轮帝劫之下,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善于隐藏,很少真正暴露实力。

  “自以为是,我之所为,岂是尔等能够看得懂的。”

  第五皇故作轻松,事实上心里压力蛮大。

  他曾仔细留意过云邑神帝的战斗力,对于融合之道颇为忌惮。

  目前,两人之间境界上有一定的悬殊,而功法上孰强孰弱还真不好讲,因为第五皇传承了神武大帝的道统,绝不是一般神帝可以比拟的。

  “胆小就胆小,给自己找借口你不觉得丢人吗?”

  云邑神帝冷嘲,很不喜欢第五皇那阴险的性格。

  他既没有陆宇的温文尔雅,又没有其他神帝的担当,好似活在阴影中的鬼魅,令人不齿。

  “收起你的激将法,论心机智谋,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第五皇傲然一笑,目光扫视着云邑神帝全身,嘴角泛起了一抹邪笑。

  “你若是落在我手上,估计陆宇肺都会气炸,对我恨之入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