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9章 刹那光华

作品:从大佬到武林盟主|作者:小楼听风云|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06 02:50:21|下载:从大佬到武林盟主TXT下载
  “嘭。”

  雁翎刀如同插豆腐一般插入了一块水缸大小的嶙峋怪石之中。

  雄浑的化劲,瞬息之间便将怪石震成一堆粉末。

  张楚抱臂立于悬崖边上,皱着眉头眺望天际黑压压的铅云,无穷无尽的刀招、刀势,像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中快速切换。

  不好!

  不完美!

  差点意思!

  他就像是一个吹毛求疵的杠精,不断的自我否定。

  越是否定,就越是如饥似渴。

  他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才抓住的那一丝冲动……

  ”酒来!“

  他大喝道。

  话音刚落,一名很有眼力劲儿的九品红花堂帮众,当即抓起一坛十斤装的烧刀子,掷了过来。

  山顶,作为张楚的专属练功重地,平素都是有专人把守的,能上山顶来一览的人,屈指可数,像酒和茶这种张楚常用的事物,当然也是有专人打理,定期添置和更换的。

  其实权势到了张楚现在这个地步,很多事情都不再需要他去费心神,手底下有大把的人,成天就绞尽脑汁的想着,怎样才能让他过得更舒坦一点,偶尔有他们想不到的,张楚提点一句,也自然会有人想尽一切办法做得尽善尽美。

  这肯定是特权。

  但这却是太平镇、太平会,上下近十万口子人,希望他能安心享受的特权。

  这是时代的红利,也是张楚的地位与个人魅力所致。

  旁人只会觉得,这是一切都是他理所应得的,连羡慕的情绪都不会有。

  ……

  张楚一掌拍开酒坛的泥封,仰头猛灌一气。

  浑浊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溢出,洒满衣襟。

  烧刀子够烈,一入口就像是有无数把烧红的细小刀片在口腔内乱割,热意从胃里翻涌而上,直上咽喉。

  真爽!

  痛快!

  他一口饮下数斤,尔后右手一振,将酒坛子扔上天。

  再拔刀,一刀斩出,汹涌的烈焰刀气隔空将酒坛射爆。

  “轰。“

  炙热的刀气点燃坛中烈酒,化为无数火点子纷飞落下。

  场景极美。

  浓烈的酒香,刹那间就充斥了整个山顶!

  “哈哈哈……“

  张楚仰天大笑,恣意少有的张狂!

  他舞刀。

  刀不再成招。

  也没有方才那一股古怪的韵味。

  散乱。

  破绽百出。

  凌厉。

  狂暴激烈。

  他压抑得太久了。

  太久太久了。

  本该白马轻裘、飞扬跋扈的年纪,却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肩负了太多人的性命,不得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去走稳每一步。

  这肯定不是他。

  无论是富二代、还是帮派头子,都不应该是这副怂样儿。

  但他是真的不敢再错。

  因为错不起。

  走到他现在这一步,一句话下去,就会有千百人为他奔波、为他征战。

  同样的,一个微小的错误,代价也有可能是千百条人命……

  他已学会敬畏。

  敬畏强者。

  敬畏生命。

  敬畏得久了,也就忘了该怎样雄心万丈,怎样挥斥方遒,怎样粪土万户侯……

  无知者,才能无畏。

  知之者,岂能无畏。

  可智者才需要敬畏。

  强者,需要的是无畏!

  这就跟某款吃鸡游戏,是一个道理。

  老阴比,只能炸炸鱼塘。

  真正的职业级选手,个个都是钢枪怪!

  ……

  “哗啦啦。”

  暴雨终至,雨幕在几个弹指间,就笼罩了天与地,给人一种整个人世界此刻都在下雨的错觉。

  蚕豆大的雨点子,打在人的脸上生疼。

  山顶的上能见度,登时就下降到两三里。

  把守着山顶的几名九品红花堂帮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还在雨中疯狂舞刀,震得雨点乱飞的自家帮主,很默契的闭上嘴,不提避雨之事,只是不动声色的将距离拉远了一些,免得被自家帮主误伤到。

  自家帮主这会儿拍过来的雨点子,落在地上就是鸡蛋那么大的一坑,这要是落在血肉之躯上,那还不得立时就是一个血洞?

  雨势疾。

  张楚的刀势更疾!

  一劈一撩之力,何止千钧?

  一身雄浑的血气,更是疯了一般在经脉之中乱窜!

  他需要发泄!

  必须要发泄!

  否则,必会反受其害!

  这并不难。

  他有的是可以发泄的刀招。

  但他刻意不去回想那几招的血气运转要诀,压制住自己想要泄出体内血气的冲动。

  非但如此,他还有意识的放缓血气消耗。

  这样的情形。

  他经历过一次。

  那一次,他掌握了血气凝劲的诀窍,一举由武道学徒,晋级真正的九品武者。

  这一次,他希望也能有所收获。

  一刀,斩出一条正大堂皇的刀道大路来!

  快一点。

  再快一点。

  强一点。

  更强一点。

  呼啸的破空声越来越急。

  数年的积累,在张楚的脑海中融汇一体。

  张楚几乎就要抓到那一丝冲动。

  真的几乎就要抓住了。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雨势转小了。

  大暑时节的天气,就如同女人的脸色一样,说阴就阴、说雨就雨、说晴就晴,烈日当空下开水,都是正常操作。

  但这一刻,雨势突然转小,对张楚酝酿的情绪无疑是重重的一击。

  他愤怒。

  但他不愿意停下来。

  他想抓住这场雨的尾巴,将这一招创出来。

  哪怕是不伦不类呢?

  那也是独属于他张楚的不伦不类。

  总好过作无用功吧?

  然而老天爷的脸色,何曾以人的意志转移过?

  雨势在张楚愤怒的目光中,渐渐转小、越来越小。

  没过多久,雨竟然停了。

  停了!

  喧闹的天地,顷刻间就安静了。

  连一丝丝虫鸣之声都没有。

  张楚脑海中那一丝冲动,也在安静之中迅速远去……

  他停止挥刀,面无表情的仰望天空。

  浓密的铅云,竟然有打开的趋势。

  就好像,它们已经完成了降雨的职责,要就告别了……

  他握刀的手,陡然青筋暴起。

  他很愤怒、很不甘。

  他觉得老天爷在戏耍他张楚。

  但愤怒、不甘又有什么用?

  砍老天爷两刀?

  ”算了,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这一次不成,但总算有了头绪,下一次,一定就能成了!“

  他在心头对自己说道。

  也只能这么宽慰自己。

  虽然他依然愤怒。

  他低低的叹息了一声,举起手头雁翎刀,准备以一招《九莽刀》最强招“万胜”,泄出五成血气,结束这一次修行。

  就在这时。

  一道蜿蜒、狰狞、有棱有角的闪电,突然划破阴郁的天空,如同璀璨的烟花一般,在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天地。

  张楚一下子就愣了,无数念头像喷泉一般从他脑海深处喷涌而出。

  狂暴!

  激烈!

  炸裂!

  无所畏惧1

  一往无前!

  同归于尽……

  “咔嚓。“

  尖锐而轰鸣的打雷声姗姗来迟,在张楚耳中炸响。

  福至心灵,张楚一刀斩出。

  “刹那光华!”

  下一秒,太平镇的所有老百姓,都看到一朵绚烂如晚霞的火红光芒,在山顶之上炸开。

  “嘭。“

  滚雷之声,于寂静之中,传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