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3章 赌坊

作品:异世之万界圣尊|作者:蛇战九天|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0 20:45:59|下载:异世之万界圣尊TXT下载
  走出去很远之后,见到周围的人少了,堇华才道:“诶,真不知道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你就不能多思考思考吗?”

  吴敌挠了挠脑袋,道:“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我就不会动脑子了,因为你什么都知道,我还想那么多干嘛。”听的此话,堇华的手趁吴敌不注意的时候再次的在吴敌的腰间拧了一把,疼得吴敌龇牙咧嘴的,然后小声的道:“出手之人就是左剑,笨蛋。”堇华说完就朝前面走去了,吴敌还在后面想着问题,接着便听到堇华道:“快点走啦。”

  两人继续在街上逛着,对于吴敌来说,只要是和堇华在一起,至于那些打探消息之类的事就完全的忘在了一边,如果是看着什么好玩的,或者是好看的,都要叫着堇华一起去看,堇华对此直接的不想理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经过这几天的亲密相处下来之后,堇华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心变了,变得会去迁就吴敌了,这如果是在以前,别说还和吴敌走这么近,在见到吴敌的时候就会赶人了。

  于是两人在南明城里面就像两个小情侣在逛街一般,一天下来什么也没有打听到,并且还吃得饱饱的,因为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即便堇华不去吃,吴敌都会跑去买来给她吃,刚开始的时候,堇华还会拒绝,但是吴敌实在是太烦了,只要堇华不吃,吴敌就会不停的递来,所以最后堇华也只好象征性的吃一点了,但即便是象征性的吃一点,一天下来之后,就已经撑得不行了。

  太阳已经落山,堇华看了看前面,道:“都是因为你,就只知道吃喝玩乐,现在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打探道,待会儿回去怎么和左剑说。”吴敌一点也不在乎的道:“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啊,大不了今天晚上我不吃饭了。”听的此话,堇华直接就往前面走去了,吴敌连忙跟上去,道:“别生气,别生气,都怪我都怪我,现在我就去打探消息行了吧。”

  “去哪里打探?”吴敌想了想,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家赌坊,笑着道:“那里面。”堇华随着吴敌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间房上面挂着“千千赌坊”四个字,问道:“里面能打探到什么消息?”

  “你没去过赌场?”堇华摇了摇头,然后吴敌道:“难怪你不知道,告诉你吧,一般情况下赌坊里面才是藏龙卧虎之人,特别是许多隐士的高人,他为了不让世人知道他,那么他很有可能躲进像赌坊这样的龙蛇混杂之地,有些经常在江湖上混的人也会去那里放松,因为经常在江湖上混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所以一有点钱就会去挥霍了,因此在那种地方打探消息比较容易。”

  堇华有些吃惊的看着吴敌,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吴敌瘪了瘪嘴,道:“那种地方我也去过许多次了,自然是清楚的。”吴敌刚说完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像这种地方,一般去的都是一些三教九流,不务正业的人,看着堇华那嫌弃的目光,吴敌连忙道:“其实我也没去过几次,多半都是听别人说的,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爹管我这么严,我怎么可能经常去。”

  “谁知道你爹管你有多严。”堇华说着就朝那赌坊走去了。吴敌连忙上去将她拉回来,道:“等一下,你可不能就这样进去了。”

  堇华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吴敌盯着堇华看了看,道:“里面绝大多数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怕进去之后不安全。”吴敌说完,还没等堇华说话就连忙道:“当然,如果他们敢对你有什么想法,我必定叫他们出不了赌坊,不过我们是去打探消息的,不是去打架的,对不对?”听着吴敌的话,堇华的脸上微微红了一下,道:“那你说怎么办?”“得打扮打扮。”

  吴敌说着在堇华身上看了看,这让堇华都有些不自在了,毕竟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男子这样在身上不停的看着,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虽然看的人是吴敌,而且现在对吴敌的也不那么介怀了,但还是有些不舒服。“要怎么打扮,你快点。”堇华有些不耐烦的道。吴敌摸了摸下巴,道:“一时间也打扮不好,这样,直接用块面纱将脸蒙住就行了,不过你这身材也太好了点,但现在也没办法了。”

  吴敌刚说完就感觉小腹一痛,身体一下子后仰下去,接着就重重的摔在地上,握着小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只见小腹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脚印,疼得吴敌龇牙咧嘴的慢慢朝堇华走过来,见到堇华那不悦的神情,连忙笑着道:“我的错,我的错。”吴敌说着便问道:“你包袱里面有没有面纱之类的东西。”

  “没有。”堇华直接一大句吼来。吴敌讪讪的笑着,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地方卖布的,然后便在自己身前的一脚撕下来一块布,递给堇华,道:“将就一点吧。”看着吴敌递过来的布,然后看了看吴敌身前被撕掉的地方正是身前膝盖的地方,道:“还不如用我自己的。”

  堇华说着就准备撕下自己的衣角,吴敌笑着道:“好吧。”等堇华将脸蒙上之后,两人便朝赌坊走去了,堇华问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到要来赌坊打探消息了?”吴敌笑了笑,道:“我这不是不知道赌坊在什么地方吗?再说了,如果知道赌坊在这里,我们今天也不可能玩的得这么开心了。”“就知道玩。”两人走进赌坊,只见门口的里面站着两个人,那两人见到吴敌两人进来,连忙鞠了一个躬,道:“两位里面请。”

  两人一进来,一股极为嘈杂的声音袭来,紧接着便是浓浓的烟味扑鼻而来,两人顿时觉得里面闷得慌,吴敌走在前面,从拥挤的人群当中挤出一条路来,然后堇华就紧紧的跟在吴敌的后面,边上被吴敌挤到的人都是回过头来,看着后面竟然是一个女子,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身上发出来的香味和那动人的身材就让这些人热血沸腾了,不过在吴敌那冰冷的目光看来的时候,连忙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毕竟单凭吴敌身上背的两柄剑就不是自己能拿得动的。

  吴敌带着堇华从外面挤了进来,整间赌坊里面赌什么的都有,有玩骰子的,玩牌九的,有玩纸牌的,反正只要能想到的赌法,这里基本上都有了,不过玩骰子的要居多一点。吴敌和堇华四处看了看,然后发现前面靠墙边的那里人最多,而且里面还传出响亮的叫喊声:“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紧接着便是听到周围的人将银子砸在桌子上的声音和拍桌子的声音,还有各种买大买小的声音,吴敌对着堇华道:“走,去那里看看。”

  由于外面都挤满了,吴敌用自己强横的力气将外面的人挤开,然后一下子拉过堇华的手,将堇华拉到自己的身前,用手将边上的人隔开,在堇华的手被吴敌突然拉着的瞬间,她感觉全身就像触电一般。紧接着就到了吴敌高大的身前,感受着吴敌均匀的喘气声,堇华面纱下的脸开始红了起来,并且脸上也越发的滚烫,虽然自己对吴敌有心,但是彼此还是第一次这样亲密的接触,当然这是在自己清醒的时候,因为昨天晚上虽然被吴敌抱着,但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此时堇华的心就像小鹿一般的砰砰乱撞。

  吴敌用双手用力的将两边的人挤开,这些人也都是回头看着堇华和吴敌,不过都是在吴敌冰冷的目光下用力的往边上靠了靠,因为他们见到吴敌背着两柄巨剑,同时又这样轻松的挤了进来,很显然不是一般人了。堇华的脸上已经滚烫了,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低着头慢慢的朝前面走去,终于到了人群的里面,堇华才将脸抬了起来,只见自己的正前方一个彪形大汉光着一只膀子坐在一张长凳之上,同时一只脚踩在长凳的一边,光着膀子的那只手握着一个木钟,木钟下盖着一个碗,而往里面自然就是三颗骰子了。

  在这彪形大汉的边上还站着两个瘦小的人,看样子是来这里帮他收钱的,而在他们三人的边上和后面都是站着一些看上去很横的人,也就是那种一天不务正业,只知道鬼混的人,同时也是来这里镇场子的。堇华和吴敌挤进来之后,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了大汉慢慢的将木钟拿了起来,只见里面三个骰子显着一二三三个数,见到这三个数,彪形大汉大声道:“一二三小。”顿时有人欢喜有人哭丧,彪形大汉边上的两个人快速的将桌子上的钱该赔的赔了,该收的收了之后,再次大声喝道:“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压得大赢得大。”

  彪形大汉这样喊着,但是目光也没有离开堇华的身体,至于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那大汉喊完之后,将木钟和碗端了起来,用力的摇了摇,只听见里面骰子不停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便将木钟和碗放在桌子上,就等着众人下注了。下注之后一会儿便将木钟打开了,然后进行下一轮,吴敌和堇华就在原地看了好几次也没有下注,这时候那彪形大汉似乎耐不住性子了,对着吴敌吼道:“小子,你到底赌不赌,不赌就别在这里占着地方。”

  吴敌冷笑了一下,悄悄对着堇华道:“给我一张银票。”堇华靠着吴敌小声的道:“你那里不是有钱吗?”吴敌苦笑了一下,道:“都被今天用完了。”听到此话,堇华用肘往后面撞了一下吴敌的腹部,小声的道:“败家子,都说叫你不要乱买东西了。”吴敌忍着痛小声的道:“以后听你的就是了,不过现在你先拿点来应应急嘛。”

  左剑说完话之后见堇华半天没有反应,那彪形大汉剑吴敌和堇华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也不见将钱拿出来,就大声的喝道:“你小子是不是没钱,不过没钱也没关系,只要将这小娘子抵押在这里就行了,我们给你点便宜,可以算作五千两的。”听的此话,周围的那些人都是大笑了起来,特别是那彪形大汉笑得更加的欠打,堇华感觉吴敌的身体都开始往前移动了,连忙伸出手去将他拉住,接着吴敌就大声的道:“谁说我们没有钱了。”

  吴敌说完之后就再次小声的问道:“你放心,绝对不会输的。”吴敌说完之后,看了看对面那人,然后靠着吴敌小声的道:“用你的外套将我盖住,我的钱放在前面的。”吴敌顿时明白了过来,因为一般人放东西都是直接从怀里就放了进去,或者是直接放在小腹前面的腰带里,这里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堇华拿钱自然是不方便了。

  堇华说完之后,吴敌两只手用力的往边上推了推,然后一下子扯过自己的外套将堇华盖住,不过外套毕竟是一个人穿的,不能盖着两个人,所以在左剑将外套拉起来盖着堇华的时候,堇华连忙转过身来身体紧紧的贴着吴敌,快速的将钱取了出来,俏脸已经滚烫无比了。众人见到这一幕,顿时明白堇华在做什么了,紧接着堇华转过身来便将钱递给了吴敌,吴敌接过钱看了看,发现手中拿着的一叠都是一千两的银票,大概看了看有十一张之多,堇华小声的道:“那一万两是临走之时我爹给的。”

  吴敌小声的道:“放心,不会输的。”众人见到堇华一下子那处这么多钱,顿时大吃一惊,然后便看到吴敌将所有的钱一下子压在了那个小字上面,同时道:“一万一千两。”听到这话,众人更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吴敌会赌这么大,因为一般堵得最大的也不过一千两而已,没想到吴敌一下子就下了这么多,而那彪形大汉和旁边的人也都是震惊了一把,不过彪形大汉眼中的贪财之色立马显现出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道:“我们接下了。”

  彪形大汉这么说着的时候,右手已经悄悄的向桌子下面伸去了,在这之前吴敌已经看着他往下面伸去几次了,便知道桌子下面有机关,于是在大汉手伸下去之前,吴敌的右手手掌便轻轻的推向桌子的边缘,一股真气一下子朝那边打过去,接着便微微的听到“咔嚓”的一声。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吴敌神情自若的看着彪形大汉,桌子下面是一个圆盘,吴敌的一道暗劲一下子就将圆盘里面的东西震散了,彪形大汉用手在圆盘之上转了一下,发现里面少了什么似的,不过之前几次都没有失败,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什么,然后便将手拿了起来。

  接着众人便看着他慢慢的将木钟打开,紧接着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瞪了起来,只见碗里出现三个点数,一二三,看着这三个点数,彪形大汉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就连起边上的人也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碗里的骰子。

  吴敌阴笑着道:“开钱吧。”彪形大汉瞬间怀疑到了那个机关上面,看着吴敌道:“你……”

  大汉趴在地上惨叫着,而边上那些围过来的人也都是停下了脚步,惊恐的看着前面的一切,因为这一切变化得实在太快了,许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到那彪形大汉这副惨状了。

  吴敌目光冰冷的向四周看了看,周围的这些人立马向后面退了退,此时他们看向吴敌的眼神都充满了惧怕,同时也没有再将心思打在堇华的身上了,甚至是连看也没有再往堇华的身上看去,毕竟一个比自己更横的人都已经趴在地上惨叫不止,而且还掉了一只手,现在又怎么敢再招惹吴敌。

  堇华静静的站在吴敌的边上,余光悄悄的看了看吴敌,他没想到吴敌会这么的在乎自己,为了自己竟然能下如此重的手,吴敌知道那彪形大汉没多少武功,所以之前打他的那一拳也只是随便打下下去的,不然吴敌用尽全力一拳打下去的话,估计他的脑袋都得变为一堆碎肉了。

  全场的安静,这安静持续了一会儿,吴敌插在地上的剑一下子抽了起来,然后划过半空一下子朝后面劈了下来,紧接着众人便是看到一个拿着匕首的人正快速的朝吴敌的身后刺过去,不过那人还没有刺到吴敌,一柄巨剑就从他的头顶斩落了下来。这人想趁着吴敌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面偷袭,再加上他也有一点武功,所以才敢这么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匕首还没有刺进吴敌的身体,吴敌就转身过来了,转过来的同时还有一柄巨剑从自己的头顶斩落下来。

  巨剑斩落下来,这人脸色苍白,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因为吴敌手中的巨剑从半空斩下来的时候没有打算停下来,众人便见到巨剑一下子从他的头顶斩下去,一直到剑尖落在地上,而那人的身体已经变为两半躺在地上,鲜血瞬间四射,那些离得近的人被鲜血飞溅在身上的同时瞬间叫了出来,有几人还直接晕了过去。吴敌慢慢的提着剑转过身来,眼神向四周看去,之前站在彪形大汉边上的那些人被吴敌眼神看去的瞬间就双脚瘫软的坐在了地上,紧接着吴敌便冰冷的道:“现在是谁在使诈?”

  听到这话,所有人又是打了个寒颤,紧接着收钱的一人道:“我们使诈,我们使诈,大、大哥,你就放、放过我们吧,你赢的钱我们都给、都给。”吴敌冷冷的道:“将老板叫出来,否则今天我拆了这赌坊。”

  吴敌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个人哆哆嗦嗦的朝边上离开了,没过多久,一个矮胖之人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这人就是这家赌坊的老板,也有一点武功,不过他那点武功跟吴敌比起来就什么也不是了,他在之前就已经来到这里了,那被吴敌斩杀的人也是他叫去刺杀吴敌的,但是在那人被杀之后,他更是不敢再出来了。老板出来之后,小心的道:“这位公子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吴敌冷冷的看着他,手中的巨剑一下子举了起来,然后剑刃的地方一下子落在老板的肩上,所有人见到这一幕再次的吓了一跳,而那老板也险些被吓尿了,不过他可是不敢动分毫,真担心对面的爷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给劈了。

  接着吴敌道:“我们先来算算今天的账,首先,我们赢了一万两,但是你们没有赔,所以这一万两你们必须赔。”老板连忙道:“是是是,我们赔,我们赔,小福快点拿钱来。”

  接着吴敌又道:“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这里的人都想对我妻子图谋不轨,这家伙甚至是调戏她,这点罪不可恕,所以罚你们三万两,这点你可认?”听的此话,所有人的眼皮都是抽了抽,都是没想到吴敌的心会这么狠,而堇华听到此话也是吓了一跳,同时听到吴敌说自己是他妻子,心里顿时不舒服,明明自己都还没答应他,不过他也知道吴敌现在在敲诈人家,所以也就没有支声。

  那老板听到此话,脸上瞬间石化,不过他只是犹豫了这么一会儿,肩上的巨剑瞬间加重,压得他险些就跪了下来,而且肩上还有一点血迹渗透了出来,老板连忙道:“我认我认。”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下一刻还没有出声,那么躺在地上的就是两具尸体了,吴敌点了点头,道:“很好,不过之前你们之前这么多人围过来,吓着我们两人了,所以再罚你们一万两,你们可认?”这次吴敌刚把话说出来,那老板就连忙道:“我认,我认,小福,快点拿钱来。”

  老板说完之后,才感觉肩膀上的剑便轻了许多,心也就平稳了许多,因为他估计眼前这人已经不会再对自己下杀手了,吴敌也慢慢的等着钱拿上来。没过多久,之前那瘦小之人就拿着一大叠的银票哆哆嗦嗦的走了上来,小心的递给吴敌,吴敌接过银票之后,看也没有看一眼就放进了怀里,因为吴敌知道,现在他们不敢欺骗自己,将钱放在怀里之后,顿时便觉得自己的胸口都微微的鼓了起来。吴敌将钱收了起来之后,才淡淡的道:“现在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就没事了。”

  老板连忙道:“公子请问,我们一定解答,一定解答。”吴敌道:“今天街上打斗的那两帮人都是什么门派的?”

  老板略微回忆了一下,道:“那个用刀的是狂刀门的,其他人都是七煞门的。”“说说这两个门派都有什么特别之处。”吴敌道。老板道:“狂刀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大派了,虽然不能和五指门这些顶尖的门派相比,但是江湖上却没有那个人敢小觑狂刀门,因为狂刀门很多年前便出现了一个震惊整个武林的大人物,名叫莫问,江湖上都叫他刀皇。”

  听到莫问两个字,吴敌和堇华的心都是加快了一些,因为这人确实是震惊了整个武林,他的一身刀法,几乎是无人能及,不过这些年好像消失人间了似的,江湖上也都没有人再见过他,有人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隐居山林了,也有人说去其他地方云游了,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说说七煞门吧。”吴敌道。老板点了一下头,道:“七煞门在江湖上算得上是顶尖的大门派了,不过这个门派有些邪恶,江湖上的人都将它化为邪派一类,而那七煞门门主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据说还是上一届武林盟主的有力人选,其门下弟子的武功也是极高。”吴敌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堇华,道:“好了你们继续吧,不过希望你们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事,不然下一次即便不是我,估计你这赌坊也开不下去了。”。

  老板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多谢公子教训,我们绝对会改正的。”

  吴敌将剑快速的捆在身上,然后拉着堇华的手就朝门外面走去,他们朝前面走去,前面的那些人都是连忙让开道路,深怕挡着这个煞神,下一刻自己就死在了他那巨剑之下,而堇华被吴敌这么拉着,头微微的低了下来。